北宋第一战神狄青死得比岳飞更冤罪名比莫须有还莫须有

发布时间:2018-05-28 03:30:27

北宋第一战神狄青死得比岳飞更冤罪名比莫须有还莫须有

  有人说,武将生在宋朝就是一种莫大的不幸。的确,宋朝是一个重文抑武的国家,许多名将要么被弃置不用;要么饱受猜忌,最终承受不了文官们的口诛笔伐蒙冤而死,我们熟知的岳飞、韩世忠、张宪等人就是典型的例子。

  我们今天要说的也是一位悲剧英雄。他早年在西北边疆一战成名,是老百姓心中的鬼面战神,更是名副其实的军中之胆;他曾深受范仲淹的赏识,在西北军团中独当一面,被誉为常胜将军;他从一名普通的配军做起,最终官升枢密使,终北宋一朝只有两名武将获此殊荣,另一位便是开国功臣,有着大宋第一良将之称的曹彬。他就是北宋一代名将:狄青。

  狄青的出身不高,十六岁时哥哥与人斗殴,他代兄受过被刺配充军,成为了一名禁军,在北宋俗称“贼配军”,两颊刻有金印,以证明他是个犯了罪的配军。不过这并没有妨碍少年狄青依然胸怀大志。很快,上天便给了他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。西北边疆党项李元昊造反,他成了第一批被派往边疆的禁军。西北自古出名将,尤其禁军腐败之后,西北军团更是成为了北宋唯一一支可以倚靠的军队。狄青就是在西北边疆上开始了自己传奇的一生。

  狄青的出场很特别,颇有些当年白袍将军薛仁贵的风范,只不过他没有身着奇装异服,而是戴了一具狰狞鬼面的青铜面具,披头散发的穿梭于西夏大军当中,所向披靡,从此一战成名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军中之胆。后来,狄青又得到了范仲淹的赏识,更是成为了西北军团当中独当一面的常胜将军,与同时期的种世衡并驾齐驱。不过关于狄青在西北边疆这段时期的岁月已经很模糊,官方并没有确切的记载这段时期里狄青具体打了哪几场战役,又是如何打赢的。这一点,和后世的岳飞很相似。岳飞死后,在赵构和秦桧的通力合作下,没有人再敢提岳飞的名字,就连岳飞生前的资料也被统统删除,只剩下了民间的一些传说。与其说这是狄青和岳飞的悲哀,不如说这更是一个民族的悲哀。

  宋皇祐四年,侬智高起兵反宋,为了尽快平叛,朝廷只得派当时硕果仅存的西北名将狄青出战,并许他独自裁决南方的一切军政大事,这是自赵光义以来朝廷第一次对武将表现出空前的信任。狄青不负众望,于邕州城大败侬智高,当时城内陷入一片火海,宋军进城之后并没有生擒侬智高,而是只找到了一具穿着龙袍的尸体,因为无法确认这是否就是侬智高,狄青并没有在奏章中冒领军功,仅凭这份忠诚,狄青便无愧于大宋王朝。

  宋皇祐五年,狄青凯旋归朝,宋仁宗赵祯在垂拱殿设宴为狄青庆功,并正式升他为西府枢密使,至此,狄青终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军方第一首脑,不过这也为他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。

  狄青成为了自曹彬以来第一位官升枢密使的武将,并且在位长达四年,北宋的文官们自然时刻如芒在背,想方设法的要把这位脸上刻有金印的枢密使大人拉下马。第一件事发生在狄青的家里。有天夜里,狄青家的院子里突然烟火升腾,一时之间惊动了开封府,事后查出来不过只是一次小小的失火,不过文官们可不这么认为。第二天,这场小小的火灾就变了味,烟火变成了怪光,有人还把这次的失火与大唐终结者朱温联系在了一起,据说在朱温造反前夕院子里面也曾出现过这样的怪光,历史何其相似,难道说狄青也要造反?面对突如其来的流言蜚语,狄青并没有过多的反驳,毕竟在这四年的时间里,他所承受的文官们的口诛笔伐难道还少吗?

  相比第一件事,接下来发生的这件事就更加无厘头了,不过,就是这件事却成了狄青的催命符。“怪光事件”发生不久后,开封城又遭遇了一场大雨,由于开封本就地势低缓,大雨把整个开封变成了一座“水城”,古人大都比较迷信,总是喜欢把各种自然现象归结为上天的某种警告,文官们又敏锐的抓住了这个机会。大才子欧阳修抢先上了一封奏章,里面说道:“水者阴也,兵者阴也,武臣亦阴也”,这个“武臣”指的自然就是狄青。一时间开封城内谣言四起,大臣们纷纷上书弹劾狄青。四年时间里,面对文臣的一再挑衅和羞辱,狄青一忍再忍,面对突如其来的弹劾,狄青终于再也忍不住了。他找到了皇帝赵祯,当面陈述了自己的冤情。随后赵祯召来了文彦博,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狄青是忠臣。”不过文彦博接下来的回答让赵祯再也无话可对:“太祖岂非周世宗忠臣?”这就是仁宗朝间那些顶级名臣的真实面目,为了置狄青于死地,他们不仅给狄青安上了一个比“莫须有”还莫须有的罪名,而且不惜拿本朝的开国皇帝说事。

  不久后,狄青出判陈州,临走前,他曾经对自己的一位亲信说:“我此去必死”。一语成谶,狄青到陈州不过半年就病逝了。在这半年时间里,朝廷每隔半月都要派人去“问候”一下狄青,这是明显的不信任,对狄青来说这更是一种变相的羞辱。表面看上去狄青是因病善终,实则被逼无奈,以致悲愤交加,抑郁而终!